爵士小号的阿拉伯变奏

阿布拉罕·玛陆(Ibrahim Maalouf)的现场演出中,有一幕场景经常出现。那就是当他吹奏到某一段旋律,台下观众甚至会全场一起跟着哼唱起来。穿着黑色帽衫的小号手放下手中的 乐器,探身到舞台边缘—这时候台上只有鼓点和低音贝司的声音,爵士乐以众人合唱的方式在演奏。

“对于爵士现场来说能看到观众做出这样的反应其实是件非常酷的事情。这令我想起爵士的历史,过去的人们常常聚集在音乐现场,唱歌、跳舞等等,”阿布拉罕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邮件专访时说,“爵士本就应该是这样。”

这段旋律名为“Will Soon Be A Woman(转瞬变成小女人)”,事实上是音乐家为还没出生的女儿莉莉而创作的。“当我得知自己要做一个父亲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想象她未来将有的美丽人生。所以就像写诗一样,我试着用旋律来形容她的美丽人生。”

今年10月15日,这位年轻的小号手将登上2013爵士上海音乐节的“大师殿堂”舞台,和观众们一起在带有阿拉伯元素的爵士乐当中摇摆和舞蹈。

阿拉伯的血液

今年33岁的阿布拉罕·玛陆出生于黎巴嫩首都贝鲁特,自小在巴黎生活、学习。他的整个家族几乎都是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父亲是个小号手、母亲是个钢琴家, 叔叔是个作家,祖父曾经做过记者、诗人、音乐学家。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因为祖国发生内战于是举家搬到了巴黎。之后,小阿布拉罕就在巴黎度过了自己的青少年 时代。他跟随父亲学习吹奏古典小号入门,后来又在公立大学里系统地学习了相关理论基础,藏在基因里的音乐天分加上后天刻苦的练习,让这个在法国长大的、带 有中东人面孔的小伙子迅速获得了一系列的重要国际比赛奖项。

阿拉伯家庭血脉与西方古典音乐的底子成为阿布拉罕日后创作的灵感源泉。2007年,他发表了自己的首张个人专辑,受到各大媒体的赞誉。法国《爵士杂志》更是以一句“绝世宝藏,稀有典雅”给出了最高评价。直至今日,他的唱片销量已经超过了25万。

而在古典音乐的主线之外,始终都有另一条线在齐头并进。

“我跟着父亲学习古典西洋音乐。但是他同时也教我用小号吹奏了很多传统阿拉伯音乐。所以我认为恰恰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在接触两种音乐,所以造成了之后我如此喜欢交叉的文化。”他说。

因为躲避战争而被迫背井离乡的玛陆家族原本以为顶多过几个月就可以回去,谁知现实却是,他们一直在异国他乡扎下根来。在与西方世界冲突又共存的状态里, 音乐家父亲没法轻易忘记传统。他甚至将普通的小号加以改装,在原有的三个按键旁边增加了一个斜向的新按键,这样便可以吹奏出更复杂的半音转换—他创造了用 西洋小号来吹奏阿拉伯传统音乐的特殊方法,并将其教给儿子。

阿布拉罕·玛陆毕竟年轻,不像父辈那样背负了太多历史的重担,他在迅速融 入巴黎社会生活的同时,发觉小号在爵士乐方面的自由欢快。在大学期间与各种爵士酒吧的乐队合作,碰出火花,他更是学会了使用阿拉伯传统音乐的元素与演奏技 巧来为自己的表演增添魅力。很快,他在陆续得到各种古典小号比赛奖项的同时,也逐渐在爵士乐、流行音乐领域获得了肯定。2010年7月,他获得了法国“爵 士胜者”比赛的乐器项目大奖。

但父亲却至今还是无法理解他所选择的道路。

“父亲的生活从不是顺风顺水,因此对他 来说音乐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你必须以一种尊敬的方式去对待它。”他说,“对我来说却不是这样,音乐充满乐趣。当然它是严肃的,我也在巴黎公立学校里认真地 学习过、参加国际比赛、刻苦地练习。但那个阶段过去之后,我需要生活,并从中找寻乐趣,用音乐来让自己的生活更开心。”老玛陆的人生充满坎坷,音乐对他来 说是神圣的;而年轻的阿布拉罕却生长在和平年代,他坚持认为,音乐最大的功用正是让人生多一些乐趣。

为生活而作的配乐

现在常常在世界各地演出的阿布拉罕·玛陆,总是以一身深色运动服造型出现,深色短发、短短的络腮胡,还有浓眉大眼。他的音乐与美国传统爵士相比有着很明显的不同:旋律性的小号、重重的鼓点,阿拉伯音乐的半音转换等等。

“我从小就学会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去看这个世界。一种是西方的,一种是中东的。两者令我有更多的机会去理解那些可以以不同方式对待世界的人。”阿布拉罕试图解释身份背景对自己的影响。

由于出道不久就尝到了成功滋味,阿布拉罕·玛陆也因此展开了一系列与有着不同文化背景的音乐人合作。2000年,他结识了制作人马克·安东尼·莫露 (Marc Antoine Moreau),后者将他介绍给了大提琴家文森特·西格尔(Vincent Segal),随后的音乐合作包括非洲马里二人组Amadou& Mariam、法国摇滚音乐人马修·舍迪(Mtthiew Chedid)等。2008年,兴致大发的他参与了由斯蒂夫·尼夫(Steve Nieve)作曲的歌剧《Welcome to the Voice》,一道合作的还有两位英国国宝级歌手埃尔维斯·科斯特洛(Elvis Costello)和斯汀(Sting)—随后,斯汀便抛出绣球,邀其参与制作2009年个人专辑。

在斯汀这带有冥想意境的专辑 “If On A Winter”s Night”中,时不时就可以听到来自阿布拉罕悠悠的小号声,为专辑所表现出那冬日孤野的氛围更增加了一份空旷与寂寥。阿布拉罕受到前辈赏识,他说:“跟 唱歌相比,听斯汀说话更令人有所启迪。他是如此谦逊而有才华,我希望把他当做我的榜样,找寻属于我自己的音乐风格和为人之道。”

而他 的个人特色正在慢慢形成。BBC乐评人马丁·朗利(Martin Longley)评价他的上一张专辑时说:“所有东西都被一股脑儿倒进”跨界交融”的大锅里,结果却“烩”出了一盘极具个人风格的佳肴。他的音乐总是在两 者之间来回震荡:冥想式的宁静,以及热情洋溢的行进。”

因此,这位爵士小号手的音乐听起来相当有剧情感,听众仿佛闭上眼睛就可以在脑 海里想象出电影场景。了解阿布拉罕创作特质的马丁·朗利,甚至把他比作法国著名电影配乐人—创作出《天使爱美丽》的杨·提尔森(Yann Tiersen)。事实上,阿布拉罕目前正着手为三部电影创作原声配乐。“我热爱为电影而创作的音乐。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我就是很喜欢。”他说,“也许 从某种程度来说,我的音乐倒真的有点像是为自己人生所做的配乐。”

发表评论